桂林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荣光之心 第十九章 深渊会议

发布时间:2019-09-13 19:57:35 编辑:笔名

荣光之心 第十九章 深渊会议

外置设施还要花一天的时间才能全部完工,忙活了一整天的唐锐逸精疲力尽,他也在思量着是不是要专门安排个执政官的职位,专门用来处理这些琐事,想着想着他就走进了书房。

唐锐逸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哎!也不知道马丁在天堂过得怎么样了,是不是享尽荣华富贵、肥环燕瘦应有尽有的生活啊?想着想着,迷迷糊糊地就进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

就在这时,突然床下的阴影里浮现出了一个扭曲的的身影。

这道身影出现的悄声无息,仿佛很久前就待在那里了,连最细微的呼吸声都没有流露丝毫。

未知的身影轻轻从袖子里取出一张蝉翼般的刀片走到床边,高高抬起手臂,然后骤然挥下。

然而就在刀片挥下的那一瞬间,看似熟睡的唐锐逸蓦然地睁开了眼皮,露出凝缩的竖瞳,本能的一个侧翻,刀片狠狠扎在木板上,上面还冒着青紫色的油光,一看就知道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阴冷的杀意让他全身起了个一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

一击不中,那倒身影竟然如此恶毒,准备继续赶尽杀绝。

从唐锐逸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一个蒙着脸的陌生人,穿的是漆黑的束带短裤和镶钉皮甲,脚上还套着一双齐膝的暗金色靴子,双手各抓着一把双刃长匕首。

他意念一动,三个透明的人形幽灵就将那蒙面人团团包围,后者在发现无法快速解决这些牛皮糖一样的对手后,直接放弃了缠斗,对着唐锐逸奔袭而来。

蒙面人跨着一种奇异的步伐,整个人如同飞舞的蝴蝶,看久了让人头昏眼花。

唐锐逸毫不犹豫启动了血脉,脸上的血蜥蜴灵动地眨了眨眼睛。

两人短兵相接,指甲和匕首狠狠撞在一起,溅出细微汗珠洒在地上。

呲啦!

红色和绿色的幻影交织,短短的一秒内两人已近交手数十次了,要不是处于血蜥蜴状态,他还真不一定能挡下来,就是这样手腕上还是隐隐作痛。

“你是谁?”唐锐逸低吼,同时暗自心惊,他无冤无仇的,甚至本土人类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存在,会是亡灵法师吗?不大可能吧,前天猜得到消息,今天就派人来了?狗仔队出生的也没这么厉害啊?

他不知道的是,对方要比他还要吃惊:“这家伙怎么这么强,他不是个完全依靠手下的纨绔吗?”

思绪如电光般一闪而过,蒙面人表面上一言不发继续攻击。

两人都没有退缩,闪避、侧身、反击、格挡、突刺,没有穿戴盔甲,武器也不在,一时间唐锐逸落入了下风,但原本还有些生疏的血脉技能在不断地运用下开始变得越发纯熟,局势也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两人都像是走钢丝上跳舞一样,稍有不慎就死粉身碎骨。

不过从巨大的生死压力下,唐锐逸却生出另一种体悟。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感悟,是静与动的平衡,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不断旋转的太极八卦图,每一次出手的落点和频率他都了然于心。

渐渐地战斗的节奏居然被他所掌控。

眼看情势不妙,蒙面人想都不想,右手的匕首瞬间消失,只余下漆黑色的残影。

唐锐逸一个驴打滚躲过飞射而来的匕首,然后从背后抽出黑芒刺出,蒙面人冷哼一声,随手一击,贪婪之蛰哐当一声居然被打断成两截。

但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蒙面人露出了一个破绽。

抓住这个机会,唐锐逸猛地向前冲。

蒙面人来不及反应,轰的一声,两人像是彗星撞地球一样死死贴住,指甲和匕首交叉挡在一起,两人的面孔近在咫尺,甚至都能清晰的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战斗进行到这个地步,蒙面人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于是优雅后撤迈着猫步轻轻一跃落在了阳台上,只见她高傲的扬起了头,回头做出一个拜拜的手势就要往下跳。

但下一刻,一道肉眼可见的音波追上了蒙面人,她浑身一颤,整个人仿佛都被无尽的恐惧吞没,不可名状物的幻象击碎了她的心理防线。

“这……是什么!”蒙面人抬起头不敢置信的唐锐逸,但身体依旧动弹不得。

唐锐逸冷笑一声,也不回答,走上前就是狠狠的一下手肘,顺便一把扯下了蒙面的布。

“等等,怎么是你?”唐锐逸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蒙布下的居然是一张精致的小脸,脸上还残留着一丝不岔和愤怒。

“艾伯特·雨燕!”

任务失败!这是雨燕妹子最不愿意见到发生的事情。对于她们精灵来说,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使得人类始终被视为低一等的生物。

只有那些十分杰出的具有高贵血统的英雄,才是能获得精灵们认可,是可以平等对待的对象,但现在她居然被一个她一直瞧不起的人类所打败,这让她很烦躁,还有些不安。

“没想到是你。”

唐锐逸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相当古怪的意味:“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无法解决的仇恨吧!”

“还是说你从一开始就打算刺杀我?”

其实事情并没有多复杂,雨燕她就是气不过,凭什么她辛辛苦苦大老远的跑来这破穷乡僻壤,还要被当成枪使,而且一点应有的待遇都没有,在她看来这群愚昧的人类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起就应该尊其为神明。

于是她干脆也不再伪装:“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还国王陛下你,简直搞笑,也不知道那群贱民发了什么疯,居然真以为你是个国王,你应该去脑残王国,到了那里,说不定你还真的能当上国王呢!”

唐锐逸面对雨燕妹子的冷言冷语也不动气,直接走到身上,弯下腰与很暧昧的与脸脸相对,一字一顿地道:“支援已经结束了,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不说实话的话我就把你剥光了扔给哥布林。”

在他的恐吓威胁下,雨燕妹子只好不情不愿地说出了事情原委。

得知了事情的进过后唐锐逸第一反应就是————女人果然都是无法理解的生物,暂且不提是你先出工不出力磨洋工的,现在居然还倒打一耙说是我害了你们,唐锐逸真是搞不懂这些精灵的奇葩脑回路,竟然因为这件小事就来刺杀他?

他讽刺地说:

“你脑子没病吧?天神对你不敬,是不是你明天就打算去刺杀天神啊?”

雨燕妹子轻微的移动了一下脖子,露出了恶厌的神色,使自己的脸同得唐锐逸离得远了一点,然后有恃无恐的道:

“天神那么伟大,岂是你个蛆虫一样的东西可以比拟的,再说了,你敢把我怎样?我可是高贵的精灵,如果被圣庭的知道,你个肮脏的人类就死定了!”

唐锐逸原本还想好好说话,但听到她的话也不禁火冒三丈,刺杀被逮了个正着居然还敢嘴硬,他脾气再好也有些生气了。

“你他妈的不要给脸不要脸啊!”

“你!!”雨燕妹子恼怒道。

唐锐逸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愤怒过了,他不敢去想如果被刺杀成功了又是怎样的情形。

也许是连续的胜利让他变得骄傲自大、刚愎自用了,要不是睡前特意他安排了三个阴魂作为看守,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但现在还是先教训一顿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唐锐逸一边反省自己的错误,一边双手肆无忌惮地落在了雨燕妹子的身上!此时他已经激活了血蜥蜴血脉,身体已经由摩刹尔的血脉所半支配!人们常说龙性本淫,绝不是没有道理的。

双手如水蛇般不断游走,任何一个位置他都不放过,犹如品尝绝世美味一般,雨燕妹子一边尖叫着一边蹬腿企图后退,但阳台的后面就是墙,那里还有地方退?

渐渐地,唐锐逸越发觉得这镶钉皮甲麻烦,戳手不说,关键是还总是碍事,于是恶向胆边生,他狠狠一发力,那件闪烁着奇异光芒的皮甲就被它狂暴的撕扯了下来,顿时一具宛如精心雕琢的完美娇躯就这么裸露在空气中,超凡脱俗的金发散开在地上。

气氛陡然间变得旖旎而温软

理智已经接近崩溃边缘的他唐锐逸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抬起雨燕的长腿,不顾挣扎直接把靴子两侧的扣环打开。

褶裥下面,露出一双细嫩又白净的小脚,简直像刚剥了壳的鸡蛋,翘起的脚弓肥瘦适度,美妙天成,连通脚趾的筋脉就在脚背上绷露出来,五根纤细的脚趾像嫩藕芽儿般浸透冷汗,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原本苍白的脚丫迅速泛红,变得好像一只煮熟的螃蟹。

这下是名副其实的一丝不挂了。

长时间的缓冲下雨燕似乎恢复了一点力量,她哽咽着拼命地挪动身躯爬上阳台企图逃离魔爪。

但就在她好不容易爬上去的一刻,唐锐逸猫戏耍鼠似的一把握住她的脚踝,用力硬生生地将她拖回了自己身前,光滑的臀部在粗糙的地板上剧烈的摩擦,留下一道明显的划痕。

唐锐逸的意志已经彻底被血脉中本能压倒,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淡的清香和汗味让他迷醉不已,抚摸着细腻纹路给他一种触电般的快感。

终于,剧烈的刺激强行打破了龙吼造成的麻痹效果,雨燕妹子恢复了行动后的第一个反应当然是又羞又急的推开身上地男子!

但是唐锐逸又怎么会让她得逞呢?作为一个刺客,还是天生力量弱的女性,怎么能敌得过一个占据有利位置的他呢,微弱的反抗反而刺激了他的欲望。

他死死按住雨燕的四肢,整个人如同饕餮般镶入其中贪婪的索取、吮吸着,树叶编织而成的发饰在翻滚中被压碎,雪白的肌肤与蜡黄色的皮肤形成鲜明对照,给人一种原始蛮荒、天地沧茫的肃穆感。

火热的激情缠绕后两人僵硬的躯体逐渐软化变得密不可分,双唇接触,四目相对,那双翠绿色的大眼睛中充满彷徨与迷茫。

雨燕妹子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精灵游侠,在游侠严苛的训练条例中,谈恋爱是被明令禁止的,更别说那种事了。

所以她现在可以说还从未有过这种强烈刺激的经验。一时间心中又羞又惊,偏偏身体还传来那种宛若酷刑般既痛入心扉又夹杂着愉悦的快感,她死死咬住嘴唇,双脚痛苦地用力拍打着地面。

但唐锐逸丝毫不理会,反而变本加厉地动起手来,他一把抱起把她扔到床上,然后若饿虎扑食般冲了上去舔来舔去,受到如此侮辱,气急攻心的雨燕妹子竟然眼前发黑瘫软了下去。

一阵翻雨覆雨后,露出一大片雪白的雨燕双眼无神的躺在床上,小嘴一张一合,身上仅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子,小半个身子都露在外面。

她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穿好了衣服,走出了房间。

唐锐逸还沉静在那种美妙感中无法自拔。

外间却忽然传来沉闷的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他急忙追赶了出去,只见雨燕妹子正拄着巨弓一瘸一拐地前进,激烈的战斗后她早已不复优雅形象。

此刻她目光呆滞,原本柔顺的金发变成乱七八糟的一团,沿着楼梯下去的时后,两条修长的白腿还抖个不停,像是个背了太多货物的驮马。

“你要去哪里?”唐锐逸忍不住问。

不过雨燕妹子却完全不睬他,一瘸一拐,自顾自的往前走,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地眉头直皱。

“等等,”唐锐逸一跃拦在雨燕妹子的面前,他犹豫了一下,取下了脖子上的瘟疫之拥项链戴在了她白天鹅般的颈脖上。

又听到了那个讨厌的人类的声音。雨燕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人类,虽然她很想杀了他,再将尸体挫骨扬灰,但理智告诉她以她现在的状态是绝对做不到的。

沾满人类汗味的项链她原本是想扔掉的,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她竟然没有动手,她仔细想了想,大概是因为这东西很符合她的审美观吧。

她不断自我催眠般地喃喃:“都是幻觉……都是幻觉……”

等到一浅一深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唐锐逸默默的在床边坐了良久。

两人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相见了,毕竟只是个低端的英雄而已,但男人的占有欲让他无法割舍这一段因缘,他的嘴角扯出了一丝冷笑,绿野圣庭吗?等时机成熟我会去看看的,碟中谍吗?他一向的原则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如果有人想对他有恶意,他可不会手软的。

终于下定了决心,只见他一抬手,密密麻麻数不清的电缆遍布整个卧室的地板。

他的目光已经开始闪烁起来,望向了手心中的那团蠕动的黑影。

“选择,献祭贪婪之蛰!”唐锐逸低声呼喊。

贪婪囊袋在无形力量的挤压下化成了粉末,当物质体被摧毁后,从中钻出一团拥有九个头颅的巨大龙性虚影,但发出一阵不甘的嘶吼后也被化作最原始的纯净能量。

【提示:空间传送仪充能完毕】

唐锐逸深吸了一口气,缓步坐在了仪器中央的椅子上。

“咔哒!“蓝色的金属皮带将他牢牢固定在了椅子上。

【提示:请选择您的位面等级】

秘境居然还分等级?抱着好奇的心理他通过系统的查询了一番,原来因为能量有限,能够到达的世界只有四种,分别为无魔、微魔、低魔、中魔级别,顾名思义,就是有无超凡存在,超凡力量大小的差别。

如果想撞运气回地球的话,那最好选择无魔世界,但他不甘心就这么浪费一次机会放在缥缈的运气上,两种思想在脑海里激烈地碰撞,最终还是理性压倒了感性。

他深吸了一口气,那么!新世界!我来了!

此刻,这个历经剑与火磨砺蜕变的“战士”的眼神中充满了不顾一切的歇斯底里。

【世界等级:低魔】

蓝色的狂暴能量撕裂了空间屏障,唐锐逸就这么消失在了光幕中,只留下原地一个巨大的坑洞。

第一卷初临异界卷完

小儿发烧手脚冰凉是怎么回事
哪些原因会引起腹胀
脑梗初期怎么治疗
宝宝止咳化痰小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