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妖怪事务员 996章 猎鹰小队

发布时间:2019-09-24 17:46:15 编辑:笔名

妖怪事务员 996章 猎鹰小队

>,!

在猎鹰小队长达一天的追击下,发现了外籍恐怖分子的踪迹,并与之发生了激烈的交战。☆→,七个反恐小队只剩下了这一个,外籍恐怖分子也被解决了一些,双方僵持着来到雨林深处。

“嘭”的一声,义云扣动了扳机,成功狙击了对方的一名狙击人员,经过长时间的追击双方早已筋疲力尽。看着身边的伙伴不断减少,在子弹用完的情况下,已经开始了肉搏。黑幽幽的枪口在伙伴与敌人之间徘徊。

嘭,嘭,嘭,没一声枪响,一个外籍恐怖分子倒下,已经逐渐进入状态的义云并没有发现危险已经降临。

“萨尔斯,三点钟方向狙击手,有狙击手。”伴随着这一生怒吼,一阵扫荡式射击迎面而来,对方手中一把sv-iii-1型冲锋枪正在集中火力扫荡。

“义云,你做的很好,继续掩护我,我去灭了tmd的冲锋枪。”说着,只见陈锐将95g式自动步枪放下,带着lm-10式小口径消音手枪冲了出去。

对方看到陈锐的身影又集中火力射击,义云趁此机会瞄准目标

妖怪事务员  996章 猎鹰小队

,嘭嘭嘭连续击杀三名恐怖分子。

陈锐迅速的奔跑的身影让恐怖分子们无法捕捉,更不用说是枪击射杀,这么近的距离很容易误伤。只见几名恐怖分子飞快的看向那名叫做萨尔斯的男子,伴随着萨尔斯点头后都拿起自己的背包飞快的隐入树林。

义云通过瞄准镜观察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敌人这样的举动让他很是怀疑,外籍兵团是不可能就这样丢下伙伴撤离的,难道他们有什么阴谋?

正准备通过无线电告诉自己的队友,发现队长陈锐已经来到了萨尔斯的背后,手中的lm-10手枪正正对着他。或许出于军人的警觉,萨尔斯微笑着转身,将手中早已没有子弹的sv-iii-1行冲锋枪扔到了脚边。

手中握着一个控制器。义云下出了一身冷汗,那是比tnt还威力巨大的rc炸弹,原来这些家伙是运用了这种超强毁灭力的炸药毁了清盛。陈锐看着萨尔斯手中的控制器没有一丝异样,突然萨尔斯向身后招招手,四个外籍恐怖分子正带着三名反恐特战员走出来。

“来吧,伟大的特战员,只要你的枪一响,我们就一起嘭的没了,包括你的伙伴。”萨尔斯大声的笑着。

“猫头鹰,杀了他。不用顾忌我们。”一个特战员对着陈锐吼道。

义云放下狙击枪,拿上了95g飞快的靠近陈锐们,只要有一点机会,就扣动不扳机射杀萨尔斯。

可是义云看到了陈锐的微微摇头,接着嘭,嘭的两声响起,漫天的烟尘,因为炸弹的爆炸,义云只记得陈锐那几不可察的摇头。黑暗将他席卷。

“队长,不要……”白色的病床上,一个瘦弱的身影胸口剧烈起伏,呼吸急促。那血管突出的手掌无一不在显示着他此时的不安。

浑身插满了管子的义云突然坐了起来,口里喊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的话语,仿佛这句话对自己有很深的的印象。

看着四面惨白的墙,惨白的床单。义云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满身的汗水已经将病号服打湿,黏在身上显得非常不舒服,他努力回想刚才的梦。可是不论他如何让回想,看到的只是一片刺眼的白,伴随着他的回想太阳穴的刺痛逐渐加深。

“17床义云,吃药了。”一个皮肤白皙的小护士推着护士车,迈着轻盈的步子来到义云面前,那一双琉璃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义云。

虽然自己很想和这个病床上的少年交谈一下,可是想到护士长的警告,那像藤蔓一般的好奇心早就收了回来,自己每天都会准时来送药,总会看到那个瘦弱的身影肚子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一切,又好像不是看外面。

尽管自己每次叫他的名字,回答自己的只有一片沉默,这样的他反而让自己没有那么拘谨,偶尔会引导着他说话,虽然结果是一个淡漠的眼神回复。但比起这少年初醒时的冷漠已经好了很多。

义云已经习惯了每天的这个时间,这个短发小护士推着大大的护士车到每一个房间发药,一双琉璃色的眼睛总是充满了好奇,巴掌大小的脸蛋上随时挂着暖暖的笑容,如同阳光一般可以给人温暖。

尽管自己不曾跟她说过一句话,每天聆听着她那欢快的声音讲述着外面发生的趣事,渐渐贪恋上这份嘈杂,也期待着每天这快乐的精灵到来。

醒来已经快要一个月,身上的各种仪器一点点移出房间,而义云见过的人不超过5个,主治医生,小护士,还有三个军官。

而当时的情景却是,义云看着眼前的军官吐出了一句跌破所有人眼镜的话,“我是谁,认识你们吗?”阵阵吸气声,小护士那双琉璃色的眼睛里更加水润。

“你叫义云,是猎鹰反恐特战员,在执行任务时受伤了。”中间那位肩章两杠两星的中校率先开了口。

“哦,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义云并没有追问什么,而是问起了自己归队的时间。

“等医生宣布你可以出院了,你就可以回来了。好好休息,不用急。”看着首长微笑的脸庞,义云点了点头。

三人来的匆匆,走的也匆匆,可是义云还是感觉到了一道视线,那道视线里带着不满,虽然很弱,可是自己的知觉不会有错。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义云心里的疑惑慢慢加深。

“吃药吧,虽然你不用仪器了,可是药要准时吃。”一只白皙的手掌出现在义云面前,琉璃色的眸子紧紧盯着他,那一对卷翘的眼睫毛扑闪扑闪更加显得那双眼睛灵动。

接过小护士手中的水杯,将药吃了下去。“我叫叶欣,你不用说你叫什么名字,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了,你叫义云。”叶欣看着义云又沉默的坐到了床边不说一句话,嘻嘻的笑着收拾东西。

从那以后冷风的病房里每天都会有一束不同的鲜花插在瓶里,第一天义云发现时,叶欣正在摆弄着手里的花,义云皱着眉头注视着叶欣的一举一动。叶欣将打理好的鲜花放在床边的柜子上,琉璃色的眼睛里闪着耀眼的光芒。(未完待续。。)

桂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宁德男科医院哪家好
宜宾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挂号费多少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