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工作像放假一样图成功故事资讯

发布时间:2019-11-22 16:15:20 编辑:笔名

工作像放假一样 (图)成功故事资讯

Enrico Bossan 和Patrick Waterhouse 不是从意大利跑到中国来玩的。他们带着世界各地发明家自制交通工具的图片、视频和实物到上海办展。在这个名为“交通:来自世界各地的自制交通工具”的展览中,你可以看到那些来自民间的梦想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谈到贝纳通,人们最先想起的也许是它那些备具争议,屡屡遭禁,“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广告。它们几乎让人忘记贝纳通是个服装品牌,而是拯救人类,呼吁建立“色彩联合王国”的圣人。倘若你再翻一翻他们的杂志《COLORS》,你的感觉可能会更加强烈。 这个月,《COLORS》来到了中国。在位于南京路步行街一条小弄堂里的上海虹庙艺术空间,他们举办了一场名为“交通:来自世界各地的自制交通工具”的展览。踏入这座由道教寺庙改建而成的建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架单人驾驶小型飞机。策展人Enrico Bossan和Patrick Waterhouse正站在一边,兴致勃勃地与该飞机的发明家王强聊天。他们介绍说,生活中的王强竟然是一名理发师。他自学成才,变卖理发店,只为了圆自己的“造飞机”梦。 民间的创意人才又何止王强一人?一头银发、精神矍铄的《COLORS》主任Enrico告诉我们:“这次展出的许多作品和采访对象都来自中国,他们的作品让我们惊叹不已。”他指着墙上的照片说:“这种追求梦想的激情值得我们骄傲。” 身为杂志创意总监的Patrick跑到由京郊农民吴玉禄设计的机器人黄包车边,激动地说:“这玩意儿我能坐上去!”说完脚往前一跨。Enrico也跟着他坐上黄包车,两人一同对着镜头搞怪。尽管来自不同的国家,从事过不同职业,这一老一少的“跨国组合”却显得默契十足。 Enrico告诉,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接触中国。前几年出版的《COLORS》第70期就是讲述有关北京的故事。而在奥运举办之前,他们也曾为汶川地震受难者做过一期祈祷特刊。无论是这次展览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发明家,还是这对策展人,他们的作品和言谈举止都充满激情。Patrick还坦言自己在学生时期成绩并不优秀,只是凭着对艺术的喜好和热情才一步步走到今天。说到这里,Enrico拍拍Patrick的肩膀,大笑着说:“这才是我们要的人才!简历再好看也不过如此,梦想最需要的是激情!” B=《外滩画报》 E= Enrico Bossan P= Patrick Waterhouse 理发师变身飞机发明家 B:为什么会想到在上海举办这样一个展览? P:这几年,中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很聪明,他们总能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这个国家的未来充满希望。这次展览的作品,无论是由于条件因素限制所激发的创作,还是单纯对梦想的追求,都体现了人类的创造力。在我眼中,中国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国家! E: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我们展出的许多作品和采访对象都来自中国,这些作品让我们惊叹不已。过去,想来一趟中国都难,但现在交通方便了,我们来到上海,用一个有意思的主题和充满创意的作品,让全世界看到中国,了解中国。 B:你们是如何确定这个选题,并且在全球各地找到这些采访对象的? P:我们有一个调研小组。前期,我们找了许多不同行业的人聊天,讨论交通工具是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然后我们决定以生存指南的形式去呈现人们自制的交通工具。我们的团队通过自己的人脉,在世界各地寻找撰稿人,再通过这些撰稿人找到我们的采访对象。 B:你们经常进行头脑风暴吗? P:我们经常一起讨论,但最重要的不是想出各种选题,而是懂得如何去丰富一个选题!好比“交通”,有成千上百种方式去解读它,但我们关注的不是大公司生产的汽车,而是那些从自家车库里制作出的小型工具!这些工具看起来简单,加上我们的配图,读者会觉得很有趣。只要你仔细阅读文字,就不难发现这其中是个大工程,这些制作方法和过程也许枯燥,但绝对实用,说不定有天会成为你逃生的方法之一。 B:你们的团队有多少名成员? P:我们的核心团队只有8个人,但我们在全世界各地都有一批优秀的撰稿人。我们还有一批优秀的翻译人才,所以每一期杂志都不仅仅是我们8个人的心血和成果。 B:整个制作过程中,有什么令你们印象深刻的人或事吗? E:我们采访的对象都非常有意思。比如飞机发明师王强,他本身是个平凡的理发师,却因为自己一个“飞机梦”而学起了飞机制造原理。我最喜欢的是铁皮机器人黄包车,机器人的眼睛是用乒乓球做的,它的设计者吴玉禄说,最初做这个,只是为了带老婆去购物。

西甲
装修攻略
银川民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