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虚实战纪 十、伪装(上)

发布时间:2019-09-26 00:55:10 编辑:笔名

虚实战纪 十、伪装(上)

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白露还有心思把衾野的事神神秘秘的当故事来讲,张龙潜忍不住苦笑了起来:“小露,你就别再营造气氛了,都说了很紧急啊!法殿只是因为他是大妖怪才派出大批人手的吧?跟他叫什么哪有关系?”

“关系可大了去了!”白露嘟了嘟嘴,一副“我知道很紧急所以才没有故意营造气氛呢”的表情,竖起手指说教一样的道:“我听我爷爷说,在过去,‘衾野’是一只非常出名的大妖怪,无恶不作,且非常强大可怕,却在近千年的时间中销声匿迹,遍寻不着,直到三十多年前才又突然出现,于是法殿派出许多精英法师,总算是将他消灭了。本以为从此再也不会出现这么可怕的妖怪,这个名字却又再度出现,你说怎么可能不重视?”

“但是既然三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那后来的这个‘衾野’就只是同名而已吧?”

“当时有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但谨慎起见法殿还是派了许多人过来,我爷爷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和小邈才有机会跟着到仲坤来。”

算算时间五年前确实刚和两人认识,张龙潜便点了点头。

“后面的,我觉得让南宫来说会比较好。毕竟那时我和小邈什么都不会,就没有参与进去,所得知的都是从爷爷口中听到的一些片段,但是南宫他们两个可是直接参与的呢!”

没想到眼前的两个少年竟然参与过五年前的战斗,这令张龙潜有些惊讶的看向他们:“真假?五年前我不过十一岁而已,你们才多大啊?”

“十二。但是对于炎来说,却早已是与妖怪战斗的第三年了。”说着南宫飘轻轻笑了笑,却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十二岁便已经与妖怪战斗了三年,也就是说,苍炎九岁时,当同龄人都在对父母撒娇快乐的玩耍时,他就开始与凶恶的妖怪打交道了。

下意识将目光落到那个冰冷的少年身上,张龙潜的心中慢慢泛起一丝复杂的感情。

像是同情,像是无奈,也像是对于苍炎所遭受的一切的不忿。

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那个无表情的少年,耳边响起南宫飘轻声的述说。

当年法殿派遣了“执行者”高位和中位各十名,以及中位“审查者”五名,年仅十二的苍炎就是中位“执行者”的其中之一。南宫飘则属于“审查者”,基本只是为了记录与传达消息而存在,与执行者不同,这是不用战斗的类型,所以实力相对就弱了许多。

每一名高位执行者至少都有能力单独对付道行五百年以下的妖怪,十个人的战力虽然不能用加法来单纯的计算,但对付一个千年妖怪也已经绰绰有余,更何况还有十名中位执行者的辅助。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非但没有成功杀掉那个“衾野”,反而被他独自一个打得一败涂地。

二十五个人法力消耗一空,甚至连移动的力量都不剩,衾野却依旧孤高而立,不仅没有被逼得现出原形,甚至连衣袍都没有弄脏。

绝对的实力压制。

对动弹不得的一群人看也没多看一眼,衾野的目光是那么的孤傲而不屑,然后,他却将视线转到了默然注视着他的苍炎身上。

每一个高位执行者都是远超苍炎的精英法师,他却单单看向了那时还不够成熟的苍炎。

南宫飘无法忘记,一瞬间,虽然仅仅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他却从那帝王一般的强大妖怪眼中看到了一缕柔软。

如同怀念着什么一样的温柔。

而后,衾野拂袖而去,只留下了一句话。

“回去告诉法殿,我衾野就在这个城市住下了,只要你们法师不来扰乱我们,我自会约束手下,但日后若还有胆敢挑战我的人,将再无此日这般手下留情。”

“将这些报告给法殿之后,法殿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只要仲坤的妖怪不主动攻击,道法界的人便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南宫飘喝了一口茶,算是结束了解说。

张龙潜感觉有些难以置信:“这么简单就屈服了?”

南宫飘不禁苦笑了起来:“不然还能怎样?衾野又不是像记载中那样无恶不作,相反有他约束妖怪之后,仲坤还变得稳定了,多半只是个与记载中的同名的大妖怪而已。况且……法殿判断必须是‘天师’级别的法师才能打败衾野,可如今不比过去,法师越来越少,整个道法界就只有三个天师而已,知道踪迹的还就只有一个。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怎么想,再继续对付衾野都是不合算的啊!”

闻言张龙潜稍微想了一下,而后不得不承认确实法殿的做法是非常合情理的,她点了下头表示理解,但是南宫飘脸上的苦笑却更浓了。

“但这也几乎等同于道法界向妖怪屈服啊……真是耻辱。”

即使看南宫飘不顺眼,但听到这话,白露还是心有戚戚焉的点了点头。

张龙潜毕竟不是道法界的人,也不太明白南宫飘和白露的那份骄傲,她只是不置可否的轻轻耸了下肩,转开话题道:“总之我已经大致清楚衾野是个什么样的妖怪了。如果你们说的没错的话……我就有五成的把握他会接受我们的提议。”

“五成?”白露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龙潜你有这么大把握?”

没想到白露没有嫌概率太小反而觉得很大,张龙潜倒是有些意外,但她也没去深究,只是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总之,在我看来衾野就是个还蛮识大体的妖怪,而且他对人类似乎也没很大的恶意――不用怀疑,因为我很清楚这几年仲坤到底有多少无法结案的‘失踪事件’。”看一眼似乎不太相信的南宫飘,她又加了一句:“这个数字远低于别的城市。”

然后张龙潜又接着道:“正因如此,我才会对与衾野商谈有五成的把握。但,还有一个问题。”

旁边一直听着的周邈看向张龙潜

虚实战纪  十、伪装(上)

,淡淡的开口:“要怎么见到他,对吧?”

驻马店治疗白癜风方法
驻马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驻马店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驻马店治疗白癜风医院
驻马店白斑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