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械医 第一百八十七章 震惊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3:51 编辑:笔名

械医 第一百八十七章 震惊

ps:一更送上,今日四更,得把加更更出来,.月票吧,后边追得紧,我可不想在被爆菊了,还有9天这个月就结束了,诸君一定要保住老白的菊花啊,可别在被爆掉了,很痛的!

苏弘文关闭腹腔前放了两根引流管,他这里条件有限,如果有好点吸引器的话就能把腹腔好好好冲洗下,这样便可以把大部分因为阑尾发炎所产生的渗液冲洗干净,可惜的是这里没有好点的吸引器,只有一台时灵时不灵的老旧吸引器,苏弘文不信那东西,索性就不做冲洗了,放两根引流管用来引出渗液。

渗液因为是阑尾炎症导致水肿,最终使得细胞渗透压发生改变所产生的液体,这些液体里边含有少量的细菌,所以向安紫枫这种阑尾炎切除术后为了预防腹腔感染都会冲洗腹腔。

现在没条件只能用引流管了,这东西不但可以引出渗出的液体,还可以观察阑尾残端是否出现渗漏。

当苏弘文关好腹腔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安紫楠还在那发愣,刚才苏弘文做的这个手术实在把安仙子给吓到了,用手游离粘连,而且速度还那么的快,在到后来行云流水般的阑尾切除术,快,快到了极致,整个手术过程不到五分钟,这速度简直快到难以想象。

现在安紫楠感觉苏弘文根本就不是个人,而是个怪物。她在安和医院中轮转到普外的时候就没看那位专家能把阑尾做得这么快,而且所有步骤是滴水不漏。

这一切已经让安紫楠的大脑不够用了,她有一种做梦的感觉,还有种把苏弘文解剖了看看他到底是怎么长的冲动。

周思远早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长这么大他那被人一脚踹得半天爬不起来,刚起来就想发飙,可一看到苏弘文做的那快得不像话的手术,周大少也傻眼了。

怎么会这样?用手游离粘连没损伤到肠管、大膜等脏器,而且还那么快,后来的手术步骤更是快到了一个极致。周思远从来没想到阑尾能做得这么快。这么漂亮,这些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

同时也让周思远心中有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长这么大还从没如此失落过,本来还以为在手术上压苏弘文一头。可现在这些全成了泡影。可笑自己刚还嘲笑他不过是个村医。根本就不会做手术,但是现在苏弘文却用实际行动告诉自己,他不但会。而且比自己甚至比自己的老师做得都要好。

为什么一年前那个什么都不如自己的苏弘文在一年后会处处比自己强?为什么?为什么?

失落过后周思远心头升起一股怨毒的火焰,此时他恨不得把苏弘文千刀万剐、挫骨扬灰,他受不了一个窝囊废处处比自己强,他是周思远,堂堂的周家大少,怎么可能连一个窝囊废都比不过?他要让苏弘文为这两天所做的事付出代价,付出他不能承受的代价。

苏弘文可不知道自己因为一脚把周思远踹倒

械医  第一百八十七章 震惊

,并且用一台完美的手术彻底的把周思远惹急了,更不知道周思远心里正琢磨不惜一切代价要让自己付出代价。

“别愣着了,赶紧把他送去市医院吧,我这条件有限没办法做清洗,只得放了两根引流管排出渗液,不过也不敢保证不出现腹部感染的症状,所以送去市医院观察是最好的选择,一旦出现什么突发情况以他们那的设备、人员也能应付。”苏弘文对安紫楠说完就把手套、一次性手术衣脱了下来,他感觉有点累。

安紫楠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苏弘文,过了好一会她突然道:“苏弘文早晚有一天我会搞清楚你的秘密,今天谢谢你。”

目送着安紫楠他们上了救护车离开镇子,苏弘文有些失落,他知道安紫楠这一走在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他此时真的很想跟他们一块去,这样能多待在安紫楠身边一会。

可真要是去了少不得安紫楠又会刨根问底诸如自己为什么能用手分离粘连,而且还那么快这样的事,今天就因为这种事已经让她很不高兴了,如果在来一次的话,自己实在没办法跟她解释,总不能说出医疗救生船的事吧?

索性就不跟着去了,省的惹她生气,苏弘文有些失落的回了招待所。

第二天一早安紫楠等人到了市医院,把安紫枫安排在了普外科观察,安大少在沙市出了这么大的事,安紫楠自然得跟家里说一声,但好在安家不是喜欢张扬的人家,不然安紫枫的门槛非得被整个沙市甚至是整个疆省的领导踏平了不可。

王建军早上一来上班就听到了苏弘文又做了个阑尾炎手术的事,听完后他是苦笑连连,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是他不会的吗?

由于安家的低调王建军并不知道安紫枫等人身份,不过他还是去了一趟病房,第一看看患者,第二就是想问问患者家属苏弘文到底是怎么做的手术,王建军对苏弘文是越发的好奇了。

看患者没事,王建军就把安紫楠跟周思远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问了一下他们看到没看到苏弘文做手术的情况。

周思远恨不得苏弘文死,自然不想说,可安紫楠却详细的说了出来。

听她说完后王建军是长叹了一口气呢喃道:“这小子真是个怪胎,用手游离粘连,还那么快,这事要不是出在他身上,打死我我都不相信。”

安紫楠听到王建军的话感觉他是话里有话,忍不住道:“王主任,你这话什么意思?”

王建军看了看安紫楠苦笑一声就把苏弘文最近做的那些手术全说了出来。

安紫楠听完后又是傻眼了,她是做梦都没想到苏弘文不光会做阑尾炎,而且可以在没有器械的情况下做胸外的气胸、耳鼻喉科急性喉梗阻的急救手术,这些手术说不上有多难,但那可是在没有器械的情况下啊,而且全是用断笔来进行放气,这难度可就大了,安紫楠自认自己在那种情况下做不了这些急救手术。

而且在安和医院中能在没器械的情况下做这些手术的人也不是很多,后边还有个没人见过的妇科侧切止血术与一个用普通针救治急性心梗的手术,这两种手术如果不是王建军说出来,安紫楠是绝对不相信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人能做出这样的手术。

苏弘文啊,苏弘文,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安紫楠心头浮现出这句话后就恨不得赶回龙眼泉镇把苏弘文揪出来逼着他说出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但安仙子就是安仙子,她可不是那些风风火火的女孩,现在安紫枫刚做过手术还需要她照顾,而且家里已经知道了,观察一天安紫枫没什么事的话肯定要转院回京城,这些事都离不开安紫楠,最终她只能是压下跑去找苏弘文把这些事问清楚的冲动。

周思远听王建军说完后心里更是嫉妒得牙痒痒,苏弘文他必须一脚踩死,他受不得那个窝囊废比自己强。

安紫枫睡了一个上午中午醒来的时候先把安紫楠给支了出去,然后把周思远喊了过来,看他脸色相当难看,安紫枫一想就知道准是因为苏弘文的事,在做手术室的时候安紫枫可是清醒的,他知道一切。

现在看周思远这脸色,他就猜道他准备全力对付苏弘文了,虽说苏弘文这小子很神奇,但要是让他面对庞大如周家这样家族的报复的话,估计他扛不住,想到这安紫枫道:“思远回头替我谢谢苏弘文那小子,不管怎么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枫哥你?”周思远不是傻子,一下就听清楚了这话里的另一个意思,苏弘文是我安紫枫的救命恩人,不管你跟他有多大的仇,别动他,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有些事你该放下就得放下,你跟小楠都在京城,他在龙眼泉镇,十万八千里啊,估计以后也见不到了。”安紫枫听得出来周思远话中的不甘,点了他一下后,又安抚了一下周思远。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你堂堂周家的大少犯得着跟一个普通人过不去吗?你是安和医院的医生,他是一个村医,双方身份、地位差着十万八千里,在说了,安紫楠也会在京城,又不是跟他在一起,你周思远有什么醋好吃的?

“我知道了枫哥。”周思远虽然心中不想就这么放过苏弘文,但安紫枫发话了,他也不好在搞什么动作,真要是把安紫枫惹急了对他、对周家可都是一个大麻烦,所以只能先暂时放过苏弘文,等这件事平息下来在找苏弘文的麻烦。

安紫枫在沙市市医院观察了一天后就乘飞机回了京城,安紫楠在登机前向龙眼泉镇的方向看了看。

“苏弘文早晚有一天我会弄清楚你身上的秘密。”心底说出这句话后安紫楠便转身上了飞机。

时间过得很快,龙眼泉镇又进入到了寒冬的季节,镇子上也早没了游人,苏弘文的日子也回归的了平静,依旧是上班、下班、进行手术学习,在年前半个多月的时候苏弘文接到了一分政府文件,看过后他是哭笑不得。(未完待续。。)

连云港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连云港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连云港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连云港治疗阳痿方法
连云港治疗阳痿费用